首页 > 书库 > 《天下大义》天下大义句子 㚻 天下大义RPS

天下大义

武侠连载中

主角叫冯兄,霍天的小说是《天下大义》,它的作者是木子传奇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三人离开鬼市。一路无事。昼行夜宿,略去不表。 这一日,三人来到徐州,与结巴等人会合。众人见镖物完好无损,十分高兴。唯独月容,眉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2 18:03: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冯兄,霍天的小说是《天下大义》,它的作者是木子传奇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三人离开鬼市。一路无事。昼行夜宿,略去不表。 这一日,三人来到徐州,与结巴等人会合。众人见镖物完好无损,十分高兴。唯独月容,眉头

《天下大义》免费试读

三人离开鬼市。一路无事。昼行夜宿,略去不表。

这一日,三人来到徐州,与结巴等人会合。众人见镖物完好无损,十分高兴。唯独月容,眉头时锁,略显失望。司马长风只当她出门在外,没有家里安逸,心中不悦,也就不十分在意。

“我们在这里等了三日了,如果你们再不来,我们可就要急死了。”其中一个名字换做马天力的镖师如实说道。

“我们也知道你们心急,所以得到镖物后就连夜赶路。”司马长风道。

“镖…主,这…镖…是怎…么得手…的?”结巴问。

“这话说来可就长了。”司马长风道,“前面有家客栈,咱们坐下细说。”

一行人说笑间来到客栈。客栈名唤“悦来酒家”,门口一副对联。左边:笑纳八方客客至如归;右边:喜迎四方财财源广进。

马天力站在门口,大声喊道:“掌柜的,预备三张桌子。”

掌柜的出了店门,看到门外众人,忙哈腰笑问:“各位可是江湖好汉?”

“呵呵!我说掌柜的,你眼睛够尖的,一眼就认出来了。”马天力道。

“我说各位,你们要真是江湖好汉,听老夫一句,前面路口,拐个弯,到哪里吃去吧。”掌柜的道。

“哎!掌柜的,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怕我们吃饭不给钱?”马天力怒道。

“客官,你误会老夫的意思了。”掌柜的道,“我是为你们好。前面有个冯庄主,是个大善人,专门招待江湖朋友。我看诸位人多,要吃饭也要花个十两八两的银子。何不到前面吃一顿免费的。”

“掌柜的,你是把我们当做要饭的了?”司马长风问。

“这话从何说起。”掌柜的愣了愣道,“得,我也不说了。各位里面请吧。”

司马长风带头,众人进去,分坐三桌。掌柜的拿了菜单,众人忙着点菜。司马长风看了看掌柜的,问:“掌柜的,你可知道那冯庄主叫什么?”

“客官既然不不去,问这做什么?”掌柜的道。

“你这掌柜的,怎么做生意。我们不去,来你这吃饭是照顾你的生意,你怎么还生气了?”月容道。

“客官休怒,不是老夫不说,其实老夫也不知道冯庄主叫什么。”掌柜的道。

“哎!这就奇怪了。你连他叫什么都不晓得怎么就知道他是个大善人?”月容问。

“不瞒各位,我这个客栈就是冯庄主出资帮老夫建成的。”掌柜的道,“其实老夫老家是山东郓城。我家那里出了一伙贼人,聚众梁山,打家劫舍。去年,他们把我家里田地霸占了。官府的也不敢管。老夫实在没了办法,就逃荒到了这里。幸好老夫小时学过几天的戏,在街上唱戏博得几个铜钱。哪知这里有一伙恶霸,把老夫辛苦几天挣点钱都抢走了不说,还把老夫打了一顿。幸好冯庄主路过,救了老夫一命。后来得知老夫的难处,便掏钱帮老夫盖了这个客栈。你们说,这样的人难道不是善人吗?”

“确实是善人。不过你方才文明我们是江湖中人才言明冯庄主好客。莫非那个冯庄主只善待江湖众人不成?”司马长风问。

“任何有困难的人找他都不会拒绝,只是他对江湖众人格外优待。”掌柜的道,“听说他有好多朋友都是江湖中人。”

“掌柜的,先把我们的菜上来你再说也不迟。”马天力道。

“各位稍等。”掌柜的拿了菜单下去,进了后房,吩咐厨子照单做饭。结巴看着司马长风道:“这一路…路咱们…没少耽…误了时…间,接…接下来…咱们要抓…抓紧了。”

“也不怕,过了江苏就快到京城了。只要不再有变故,时间还是有余的。”马天力道。

“还是加紧点好。宁可咱们早些把东西送到,不要让对方等着咱们。”司马长风道,“这是咱们镖局一贯的规矩,越是快到目的地,越是不能大意。”

说话间,掌柜的把酒肴端上桌。月容问:“掌柜的,你说那个冯庄主的朋友都是江湖中人。如此说来那个冯庄主也是江湖中了?”

“当然了。”掌柜的道,“我不知道江湖的事情。只是听人说冯庄主以前是个武功很高的侠客。还说冯庄主有个朋友叫司马长风,很厉害的。”

月容听有人赞扬他父亲,便来了兴趣,问:“那个司马长风怎么厉害了?”

“听说能上天入地,有九头八臂。”掌柜的道。

“你亲眼看到了?”月容问。

“我哪有那份福气。再说我有那份福气也没有那个胆量。”掌柜的道。

“你既然没有见过怎么就知道司马长风有九头八臂?”月容接着问。

掌柜的看了看月容,反问:“客官,你怎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啊!这个?”月容想了想道,“司马长风是我的偶像。听到有人赞美我的偶像我当然有兴趣了。”

“哦,原来是这样。”掌柜的道,“其实我都是从冯庄主哪里听到的。冯庄主经常说司马长风是他最好朋友,只是他们有十多年没见了。冯庄主说如果有生之年再能见到司马长风,他死也就无憾了。”

掌柜的摇摇头,接着道:“我真替那个司马长风感到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朋友,不容易啊。”

掌柜的说着离开。“断臂客”小声道:“他说的可是冯紫苑?”

“恩。”司马长风道。“一进徐州我就想到了冯紫苑。我们是有十多年没见面了。哎!真不知道我们再见面时还能不能认得出对方了。”

“镖主要去‘明信山庄’?”“断臂客”问。

“现在咱们押着镖,不方便。等回来时再去。”司马长风道。

“我也是这么想。”“断臂客”道。

一时间,众人饭毕。结巴付了帐。“断臂客”出去牵了一匹马,到司马长风跟前。司马长风正要上马,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赶到司马长风跟前,问道:“冒昧问一句,阁下可是‘长风镖局’的司马镖主?”

司马长风一手牵着马缰绳,打量了山羊胡子,冷冷地道:“我似乎不认识阁下?”

“这么说阁下是承认了。”山羊胡子道,“我叫霍天,是‘明信山庄’的总管。”

“冯老庄主一向可好?”司马长风问。

“身体倒还好,只是……”霍天不往下说了。

司马长风急问:“只是怎样?”

“只是老庄主精神有些疲倦。连日来总是自语他那些江湖朋友。尤其是你,老庄主没一天不提到。”霍天道。

“我们已有十多年没有见面了。我也很想他。”司马长风动情道。

“既然如此,司马镖主何不到山庄一住?”霍天道。

“我现在有事情在身,等处理完事情我定会去山庄。”司马长风道。

“恕我冒昧说一句,能有什么样的事情比两位的友情还重要?再说,你见冯庄主一面也花不了多少时间。”霍天道,“再者,如果我回去告诉庄主说遇到了你,庄主必定责问我为何不带你去山庄。我若明说了你有事缠身,不便来。庄主听到怎不寒心?”

司马长风想了想,道:“好吧。你前面带路。”

霍天也牵了一匹马,与司马长风并肩前行。不多时,在一个大院高门前,霍天下了马,道:“司马镖主稍等。我先进去。”

少顷,一个胖胖的中年人风风火火地从院内出来。司马长风急忙下马。那人一把抱住司马长风,动情道:“老弟,你可想死我了。”

司马长风拍着冯紫苑的肩膀,久久,两人才松开手。相互审视了片刻。冯紫苑道:“十多年了,老弟你是一点没变啊。”

“冯兄你的变化怎么如此大,如果在路上,我一定不敢认你。”司马长风道。

“哎!”冯紫苑叹了口气道,“这几年厌倦江湖了,也不想着练功,整日吃了就睡,身体早就不行了。”

“只是你的嗓音?”司马长风疑惑道。

“前几天感冒了。哎,一不锻炼身体,抵抗力都差了,想当年咱们一起闯荡江湖时。不说了,让人伤心。”冯紫苑道。

司马长风转过身,指着身后的人依次介绍给冯紫苑。冯紫苑自然免不了说些久仰大名等客套话。之后,拉着月容的手,打量半天,道:“老弟,不是为兄我说话唐突。我这侄女,比弟妹还要俊俏啊。”

“冯兄过奖了。”司马长风道,“还不给冯世伯问好?”

月容向前一步,身子弯了弯,道:“冯世伯好。”

“哈哈……”冯紫苑掺住月容,笑道,“不要听你老爸的,不用多礼。”

霍天走过来,悄声说道:“庄主,都安排好了。”

“你们来的突然,我也没什么好准备的。请各位担待。”冯紫苑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各位,请了。”

司马长风与众人进了院子,早有家奴等着牵马接车。冯紫苑先让人招呼十多名镖师去后院休息。他亲自领着司马长风等人去了客房。一路上,月容看到“明信山庄”的景致样样都好过自己家里的。一时兴起,跑到花园里,采花玩水。冯紫苑看着月容的身影,冲司马长风道:“侄女的性格可不像你啊。”

“啊哈!”司马长风不愿接这个话题,忙问,“世侄也有二十岁了吧?”

“差一岁。”冯紫苑道,“十九了。”

“可在山庄中?”司马长风问。

“没有。八年前让我送到点仓去了。”冯紫苑道。

“点仓派在江湖上虽是名门正派,但点仓的武功却不怎样。冯兄怎么把世侄送到点仓了?”司马长风问。

“一言难尽。”

冯紫苑叹了口气。这时,一个仆人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周大人来了,在前面等着庄主呢。”

“你告诉他,我今日有事,让他明日再来。”冯紫苑道。

“老爷

《天下大义》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