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胭脂颜》胭脂颜色怎么调 腹黑攻 胭脂颜GAY吧

胭脂颜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胭脂颜》的小说,是作者幽幽子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两年后,皖绾遵师命留守平川山,开山迎客,接待疑难杂症患者。 但多数上山求医的,都是一些贵夫人,一掷千金只求一道美颜妙方…… 今日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22 00:07: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胭脂颜》的小说,是作者幽幽子卿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两年后,皖绾遵师命留守平川山,开山迎客,接待疑难杂症患者。 但多数上山求医的,都是一些贵夫人,一掷千金只求一道美颜妙方…… 今日

《胭脂颜》免费试读

两年后,皖绾遵师命留守平川山,开山迎客,接待疑难杂症患者。

但多数上山求医的,都是一些贵夫人,一掷千金只求一道美颜妙方……

今日,皖绾亦如往常,摆好茶水,侧卧在竹塌上小歇,享受难得的宁静。

忽然,院外传来焦急的脚步声。

皖绾应声头疼,食指与中指合并,揉了揉太阳穴,双眉微皱,烦恼有人扰了她的清净。

缓缓睁开眼,阳光正好映入她的眼中,衬的双眼如两汪有活力的清泉。

“绾大夫,我家娘子要生了!”

来者是村里的李大哥,早些天,他便找上她,为他媳妇儿生产做准备。

今日匆匆赶来,想来是发作了,慢慢回屋,整理好要用到的物件放入出诊箱,拎上木箱,瞧李大哥急得满头大汗,用轻柔的语气安抚:

“李大哥勿慌,这瓜熟蒂落,是喜兆,会有神灵护佑,李嫂子会平安的。”

“好好,请。”李大哥嘴上说不急,可脸上还是六神无主。

听人家说,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他怎么能不慌!

看透李大哥所想,皖绾用手挡住红唇,压下面纱微笑:

“李大哥真是心疼李嫂子。”

李大哥脸上一红,羞涩盖过慌张,不好意思地挠头。

自己媳妇儿有什么心疼不心疼的。

两人步伐不慌不忙,慢慢到了李大哥家。

黄土所筑的墙上吊有几颗饱满,殷实的大冬瓜,似在庆祝瓜熟蒂落。

穿过栅栏门,院里颗颗饱满的葡萄挂在葡萄架上,晶莹剔透,勾的人直咽口水。

“李大哥,今日我不收你出诊费,可否让我摘几串葡萄回家?”

馋虫被勾了出来,她柔夷轻抚,抓过迫不及待要冲进屋内的李大哥问。

钱财已是身外之物,现在她只想满足口腹之欲,解一时之馋。

李大哥感觉肩上一股不能撼动的力量掌握着他无法向前。

不免疑惑小小一个女子,居然有如此大力,连他这种日日耕地的庄稼汉都不能撼动。

着急进去看娘子,李大哥不假思索,连连应道:“绾大夫要多少,便拿多少,此时随我进产房看看我娘子可行?”

“自然可行。”

皖绾松开手中衣料,如风吹一般,飘进产房,坐在血腥的屋子里端起桌上的茶水吹了吹,喝了一口。

瞧了眼帮倒忙的李婆子,让忙碌的李婆子为她煮一碗红豆羹。

想着皖绾不收钱,李婆子看了眼痛苦呻吟的儿媳妇。

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出去给皖绾煮红豆羹,嘴里不情愿的嘟囔:

“什么时候了,还要喝红豆羹,绾大夫这人可真怪!”

支开了李婶子,皖绾摘下面纱,望向铜镜中倒映出的容颜,苦恼不已。

早些年自己只是生的可人,可一年前,她的容貌越发出众,一般男人见到,容易迷失心智,对她动手动脚。

师傅回山告知她,此乃天意,待她做了他人妇,便不会有男子再对她起邪念。

从那日起,她带着面纱,不轻易见外男。

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复仇计划也搁置了,还好师傅承诺过她,她想要的,冥冥中自有定数。

转身渡步到产婆身后,笑着调侃王婆:

“王婆,今年第一次遇上这种棘手的孕妇?”

王婆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产婆,二人合作过不少次,知道皖绾有多美,但再看,还是忍不住嫉妒。

这美貌,真的是凡间女子该有的吗?

李媳妇的痛呼声越来越小,王婆顾不上嫉妒,求皖绾别玩笑:

“绾大夫,快别开玩笑了,先给李媳妇儿止血,李媳妇儿要是出事,我这招牌也就砸了。”

“麻烦王婆去外面守着,我来接生。”

从包里摸出止血丸与参片塞进李媳妇儿嘴里。

皖绾瞟了一眼她的下身,才开五指,王婆就叫用力。

如果两人不是相熟,她真怀疑王婆想要害死李媳妇儿。

寻了本来给李媳妇擦汗的热水,双手伸进滚烫的热水中消毒,再拿出一把小刀在泼上烈酒,为李媳妇剔除毛发,防止婴儿出生感染。

掐好时间,叫李媳妇用力:

“来,李嫂子,用力!”

已精疲力尽的李媳妇搭不上力,无力的摇摇头,像是已经认命。

“李嫂子,别放弃,未出生的孩子入不了轮回,你若放弃,孩子将成为怨魂,留于世间,受尽折磨。”

知道村里人因为她师傅,信鬼神,皖绾就借此刺激李媳妇儿。

果然,一听孩子要受这种苦,李媳妇的精神劲就上来了,死命捏住皖绾的手用力,将孩子往外挤。

惨叫声更是一声接一声的传向屋外。

李大哥在屋檐下渡步,一次又一次的想要闯进去。

皆被王婆拦下,一脸严肃的警告他:“绾大夫治病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你现在闯进去,是想要害死你媳妇儿和你孩子吗?”

如此严重的话让厨房里忙活的李婆子跑出来,拉住儿子劝道:

“别着急,再等等,绾大夫的医术是平川大夫所教,你不相信绾大夫,难不成不相信护了我们几代人的平川大夫?”

“唉!”李大哥大叹一口气,无能为力地坐在屋檐下担心。

夕阳西下,月亮升起,屋内传出敞亮的婴儿哭声。

李大哥与李婆子一对视,皆从对方眼里看见喜悦,急不可耐的跑了进去。

皖绾不慌不忙地戴上面纱,给孩子洗了洗身上的污秽物,再招手示意王婆进来接手。

然后出了屋子,摘了几串葡萄,连招呼也没打,就走了。

待兴奋的母子俩反应过来,早已不见了皖绾身影,有些懊恼自己怎么把他们家的大恩人冷落了。

王婆看了看孩子,又望了眼懊恼的两人,不太高兴的说:

“绾大夫让你煮的红豆羹,端来给你儿媳妇吃点。”

刚才她可听见了李婆子的嘀咕,绾大夫不争论是她豁达,不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可她看不下去,想要下下这小气老婆子的脸。

让她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贪小便宜!

李婆子想起自己的嘀咕,不由心生愧意,把孙子放在儿媳妇身边,自己去自己房里取了一些私房,交给李大哥,嘱咐:

“儿啊!娘误会了绾大夫,你去把这些钱给她,当作是儿媳妇的出诊费。”

面上说是出诊费,其实只是想花钱求个心安。

王婆在一旁瞧见,语气极为不满,下意识说:

“李婶子,亏你活了这么大把年纪,如此不会办事,绾大夫说了不要出诊费,你还要给,要是她收了,别人会怎么谈论她?”

李大哥一听,也是这个理,想起皖绾进门询问院子里的葡萄,提议:“不如摘一些葡萄给绾大夫送去,我瞧着绾大夫喜欢。”

“哎!这才是为人处世之道!”

幸好李家儿子不糊涂,知道如何处事。

“我走了,你们好好照顾罗丫头,这刚生孩子,要好好静养,特别是李婶子,别和别家攀比谁家媳妇儿能干,让她下床干活,这要是干出毛病了,你那刚出生的小孙子就没了娘,以后准怨恨你。”

知晓李婆子的毛病,王婆不放心,多嘴了几句。

说的李婆子脸黑眼红的。

李大哥笑脸送走王婆,李婶子不满,来了一句:

“不就是接生了个孩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管闲事管到咱家来了!”

“行了,娘,王婆说的没错,你最近别和村头那些长舌妇来往,也别再议论绾大夫的是非,绾大夫现在可是咱家的救命恩人!”

李大哥同样见不惯李婆子说三道四,与人攀比的毛病,但李婆子是他的娘,含辛茹苦养大了他,他怎么好意思直说,只能旁敲侧击一番,望她能收收嘴,别到处得罪人,引人不快。

就说现在,绾大夫能容忍村里人胡说八道,有一日爆发了,她们这些多嘴的,绝对是杀鸡儆猴的猴!

“哎,我知道,不过这绾大夫小小年纪没生过孩子,怎么对生孩子……”

面上答应了,嘴上又耐不住了。

李大哥对李婆子是彻底没办法,只能装作听不见。

躺在床上,等了许久红豆羹都没有等到的李媳妇心里不舒服,嘴上威胁李婆子:

“娘,你要是再说绾大夫的不是,这孙子,你就别见了。”

免得带坏孩子,跟她一样说三道四。

听见儿媳妇不让她见孙子,李婆子慌了,坐在地上要死要活:

“你这丫头,这不是在割人心吗?我辛辛苦苦养大了儿子,现在有了孙子,你想不让我见!你这丫头,心忒狠了!居然想离间咱们母子的感情!儿啊!娘不如去死了,免得碍了她的眼!”

哭声震耳欲聋,不仅扰的李媳妇头疼,还让隔壁家看热闹的人看了笑话。

“瞧瞧,这李婆子迟早要把李二这家弄乱,心里才能平静。”

“乱了正好,我们也能看个热闹。”

笑了一下,有些妇人又把话扯到了皖绾身上:

“今天绾大夫穿的可真是随便,几层破纱就往身上堆,不知道还以为是山下醉仙楼的姑娘呢!”

“你们不要这样说,绾大夫以前可是个大小姐,还有个嬷嬷照顾,有人提醒,现在成了有娘生没娘养的孤儿,穿的没规矩,不正常吗?”

“有娘生没娘养,也要注意影响,瞧瞧我们村里的男人,看见绾大夫,就恨不得一个个贴上去,特别是村长,一大把年纪,每个月都要上山去陪陪绾大夫,你们说,他们是不是……嗯?”

“哈哈哈哈,王婶,你可真恶心人。”

婆子们聊的热火朝天。

连话题中的人物从他们身后走过都没发现。

村长站在她们背后,不住的叹息。

他不知绾大夫的忍耐度有多大,包容心有多宽。

若有一日,绾大夫没了忍耐,平春村……唉!

《胭脂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