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真龙仙帝》真龙仙帝txt下载 直人 真龙仙帝激H

真龙仙帝

仙侠已完结

经典小说《真龙仙帝》由最爱咖啡色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渔,方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陈渔醒来之后,身子愈发沉重,每日起床便想睡,几乎饮食都是方林亲自照料,这几日,方林将逍遥宗基本练气道诀【大道引气诀】传给了陈渔,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0 12:06: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真龙仙帝》由最爱咖啡色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渔,方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陈渔醒来之后,身子愈发沉重,每日起床便想睡,几乎饮食都是方林亲自照料,这几日,方林将逍遥宗基本练气道诀【大道引气诀】传给了陈渔,

《真龙仙帝》免费试读

陈渔醒来之后,身子愈发沉重,每日起床便想睡,几乎饮食都是方林亲自照料,这几日,方林将逍遥宗基本练气道诀【大道引气诀】传给了陈渔,陈渔记性好,数遍就记住了这炼气法门。

这是他第一次修炼道诀,十年来李商君从未让他接触过道法,故心中欣喜,趁着精神好些就修行起来,【大道引气诀】共分为三层,一为吐纳之法,再为运气之法,后为养气之法,乃玄门练气术,陈渔每日早晨勉强撑起,按照开篇吐纳之术,引气入体。

他住处灵气充沛,除开峰主一脉,位置最好,故吐纳引气即便很慢,但引灵入体却十分迅速,片刻,身体感觉飘飘欲仙,有一道温顺气息在体内流动,陈渔心感这玄门练气术奇异,竟然能够驱逐近日身体异状,大喜之下,更加努力修行,不过片刻,一股虚弱感随之升起,仿若体内有饕餮张口,将他浑身的精气神全部吞噬。

陈渔一阵苦恼,刚刚的喜意消散大半,他不知体内被李商君种下伪龙珠,虽有一丝龙气即将化龙,但还差了些火候,需要以气温养,而李商君用【锁龙术】将龙珠与陈渔的命格根骨锁在一起,相辅相成,时时刻刻需要耗费陈渔的命格和根骨,若非这些日有天剑峰赐下的灵药仙丹拖延,恐怕龙珠会将陈渔的神魂消耗殆净。

修炼总算见一丝起色,陈渔也不放弃,朝闻道,日日修行。半月期间,方林来看过陈渔几次,送来了一堆灵丹妙药,不过看到陈渔进展,心中也有些诧异;陈渔练了半月一灵药辅助,竟然连练气一重都没能突破。

殊不知,陈渔每吐纳一道灵气,龙珠吞噬了九成,留有一成让陈渔修出一丝灵气,总算是吐纳之术有成。

陈渔初入修行,并不觉得进展很慢,方林不忍打击陈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路漫漫其修远兮,陈师弟慢慢来。”

陈渔以为是方林鼓舞,笑道:“嗯,方师兄,我一定会好好修行。”

方林干笑一声,也不愿多说,跟陈渔叮嘱一番,踏上仙剑回到了天剑峰顶修行。

入夜,月明星稀,东海有一阵海风袭来,格外舒适,陈渔趟着长椅上,刚刚吞服了一枚养气丹,以引气诀调理一番,方吐出一口浊气,胸中郁气舒畅不少,他躺在长椅上,想起师尊李商君,心情沉重了半分,他躺在长椅上,脑海中有一道道诀闪现,他铭心一想,这道诀仿若铭记于心,顿时掀起那梦中之事,李商君留下一道灵身将【天子养龙术】秘传下来,与自己休戚相关,寻思下,他将那养龙秘术念出:“天子以养龙为道,食天地灵气,养真龙命格。”

养龙秘术不算隐晦难懂,陈渔默念数遍,遂按照养龙道诀运转灵气,一周循环下,仿若浑身气息都被牵动,在胸口有一道无底洞,将所有气息吞噬,陈渔小脸通红,如被一双手掐住无法呼吸,良久,他一吸气,体内有一道响雷传出,天剑峰一道灵气凝聚而出,小筑卷起一阵狂风,四周灵气在陈渔一吸间疯狂凝聚,卷入他体内,一息,长椅上传来一阵倒塌声,陈渔昏死过去。

天剑峰顶,云歌睁开眼睛,察觉天剑峰灵气异动,思索片刻,以为是某处弟子修炼出了岔子,旋即闭上眼睛,静心打坐。

天空明亮,仅有几道明星闪烁,黄道峰顶,天机道人脸上浮现惊诧神色,在东方,有数颗明星照亮了东海,正是东方苍龙星宿,璀璨夺目。

天机道人以紫薇命盘演化,片刻之后,长叹道:“大世之争,真龙将出!”

……

翌日,陈渔醒来都接近晌午,身子一阵无力,仿若抽干了所有气力,他起身服下一颗丹药,稍作吐纳调理,竟然发现多日修出的一道灵气悄然无踪,他不过修习了一遍【天子养龙术】竟然连修为也瞬间消散,陈渔心里嘀咕了几声,也不怀疑是秘术的问题,因为此秘术是李商君私传,定有师尊的道理。

接下来的日子,陈渔讲全部精力集中在修行【大道引气诀】与【天子养龙术】上,【大道引气诀】本是练气法门,主修身养性,一温养身骨,亲近大道,得长生之法,而陈渔又主修【天子养龙术】每每养出一些灵气,就被体内龙珠吞噬大半,将近数月,他方才踏入主机一层。

期间云歌探视过几次,每每前来均脸色冷峻,即便根骨再差也不会半年才炼气筑基一层,他甚至有些懊恼,李商君到底交给自己一个怎样的包袱?

虽然如此,陈渔过的十分自在,半年深居小筑,就是觉得孤单些,除开方林偶尔前来探视他,天剑峰几乎无人前来问津,久而久之,陈渔也习惯了这种氛围。

一日,陈渔打坐完毕,听东海碧波涛涛,偶有灵鸟飞过,此情此景让他心生宁静。突然,门外传来阵阵脚步声,竟有人从山下走来。陈渔倍感疑惑,此处只有方林前来,真传弟子一直居住在天剑顶峰,今日竟然有人从峰下而来。

院门被推开,陈渔走了过去,门口一白衫少女,皮肤白皙,面目清秀,一双灵动的眼睛有些哀求的神色。她见到陈渔穿着天剑峰白衫,神态有惊容,心中寻思此处是否有内门弟子隐居,不敢托大,恭敬道:“师兄,我今日上山迷了路,劳烦师兄告诉我下山的方向?”

少女今日随门内师兄一同饲养灵兽,殊不知一时走势方向,在天剑峰迷了路,摸索之下竟然发现天剑峰竟然还有一处木屋隐居于此就前来询问。陈渔久居小筑,根本没有下过一次山,有些为难道:“我也不知道。”

少女一脸焦急,她一路走失,若是被内门师兄发现,定要责罚。

陈渔轻咳了两声,又不忍将少女独自一人挡在门外,犹豫片刻,道:“你若不先进来坐坐,我师兄说不定会过来,他肯定知晓下山的路。”少女见陈渔弱不禁风的模样,并无太多警惕,到:“那好,那就麻烦你了。”

陈渔领着少女进了小筑,小筑虽然简陋但胜在精致,少女进入,面容有惊容,心中想道:“这莫不是哪位天剑峰隐居长老的福地?”

陈渔招呼少女坐下,身子有感不适,随后取出一些丹药吞服,少女目光落在丹药上,眼中闪过一抹艳羡,道:“刚刚那是养气灵丹?”

陈渔惊奇道:“嗯,你怎么知道?”

少女叹道:“我是山下外门弟子,拜入门中一年有余,每月宗门会发放一枚养气固元灵丹给我们修炼所用,弥足珍贵。”

陈渔愕然,道:“原来这药这么珍贵,我还以为是寻常补气良药。”

丹药是方林赠与他,是看他身体羸弱,陈渔起初并未在意,听少女此言,对方林感激剧增。

少女舔了舔嘴唇,羡慕道:“你可真有位好师兄。对了,我还没问你名字,你叫什么?”

陈渔笑道:“我叫陈渔,来天剑峰半年有余。”

“我叫羽夕照,入门一年有余。”少女说道,忽然一愣,噗嗤笑道,“原来你入门比我还晚,我还之前叫你师兄来着。”

陈渔红了红脸,他虽然心思玲珑,可始终是十岁孩童,当即争道:“修行无先后。”

少女笑道:“可论年纪,我也比你大。”

陈渔轻哼了一声:“那反正我不会叫你师姐。”

羽夕照嘻嘻笑道:“原来你就是一个小赖皮。”

“我才不是,论修行,我从小跟随师尊,已有十年有余,不过拜入天剑峰才半年罢了。”陈渔辨道。

羽夕照心中惊奇,暗暗道:陈渔果然是某位天剑长老弟子。她耸了耸肩,道:“好吧,那反正我不叫你师兄,我就叫你小渔儿。”

小渔儿,此名如此熟悉,陈渔心中惊起波澜,已经许久没有人如此唤他。

他望向羽夕照,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仿佛冬夜的星子般明亮而又透彻,犹如一泓清水,清澈而又深不见底,长长的睫毛微翘,偶尔嘴间有一丝俏皮笑容,令人亲近。两人当下又提了不少话题,不觉已过一个时辰,少女羽夕照突然想起下山,惊道:“小渔儿,你师兄何时来?现在还没有下山,回去肯定要挨骂!”

陈渔方才想起这回事情,忽然,门外有一阵疾驰之声响起,方林落于院内,陈渔大喜,拉着羽夕照出门迎接。

见到小师弟与一陌生少女在一起,方林惊疑道:“小师弟,她是谁?”

陈渔将羽夕照的难处讲了出来,惹得方林大笑,羽夕照粉面羞红,如小家碧玉,温婉明亮。

陈渔请求方林道:“方师兄,麻烦你送她下山,免遭众师兄责罚于她。”

“无妨,我恰好要下山一趟,顺便将她送下山。”羽夕照连忙道谢,见陈渔使劲嬉笑不停,忍不住吐了吐舌头,甚是可爱。

出了院门,羽夕照突然回头问陈渔:“以后我可以再来这里么?”

陈渔独居山中,十分无聊,当即点头道:“你想来就来,正好陪陪我说话。”

方林方才注意今日陈渔脸上多了几缕笑意,心想李商君坐化,陈渔便一人住在这里,自己要休息无暇顾他,而这少女年纪不大,性子不似薄凉之辈,应该能为陈渔解解闷,旋即拿出一块玉符,道:“这是上山玉符,若是你想上来与陈师弟说说话,将此玉符交予内门,你便可上来。”

羽夕照欣喜的接过玉符,谢道:“多谢方师兄。”

少女嘴角含笑,藕白玉臂朝陈渔挥动,便随方林一同下了山,只是那莞尔一笑的清颜,印在陈渔的心中,久久不散。

《真龙仙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