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笔虚妄录》爱你是一场虚妄小说 最新章节 一笔虚妄录Twink

一笔虚妄录

悬疑灵异连载中

主角叫宁昭,颜海的小说是《一笔虚妄录》,它的作者是醉卧疏楼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宁昭是个混迹在活人堆里的死人。 她假模假样长到二十岁,认为再长下去,有损她的青春,所以停止生长,扮做一个落魄公子,在京城里和活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9 06:03:3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宁昭,颜海的小说是《一笔虚妄录》,它的作者是醉卧疏楼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宁昭是个混迹在活人堆里的死人。 她假模假样长到二十岁,认为再长下去,有损她的青春,所以停止生长,扮做一个落魄公子,在京城里和活人

《一笔虚妄录》免费试读

宁昭是个混迹在活人堆里的死人。

她假模假样长到二十岁,认为再长下去,有损她的青春,所以停止生长,扮做一个落魄公子,在京城里和活人做朋友。

公子是假的,落魄是真的,年轻人又容易饿,她摸了摸荷包,里面只有一个铜板。

出了房门,外面花园比她的身体还要荒芜,石桌子都裂开了。

她用茶壶接了一壶泉水,放在桌子上等人来送早饭。

门不用敲,根本没大门,颜海带着一个小厮,小厮抱着一大屉包子。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水都接上了,你倒是烧一烧啊。”

颜海十六,颜家有茶饮,富甲一方,又只有这个独生子,可惜这个独生子既不纨绔,也不精明,只有心宽似海,迷上了五行之术。

颜老爷气到要吐血,新出的茶叶都叫“金不换”。

浪子回头金不换。

宁昭伸手拿了个包子,就着冷水吃了,才道:“没钱买柴了,将就着喝吧。”

颜海道:“我知道你没钱,给你找了个事情做,就看你敢不敢去,闹鬼哦。”

宁昭道:“一向只有鬼怕我,没有我怕鬼,说吧。”

颜海道:“好吧,就是林淼家,他家旧宅守夜,一钱银子一个晚上。”

宁昭道:“价格挺高。”

颜海道:“挣到了请我喝茶,我这包子都是挂账的,穷。”

他一边说一边吃,两口一个包子,将十个包子一口气吃了,只留下一个给宁昭塞牙缝。

这位比宁昭还年轻,正是桌子腿洒孜然都能吃的年纪。

两个人吃饱,立刻出了去了林家的旧宅。

日头从雾气中射出一点金光,林家旧宅在城外,越走越荒凉,宁昭出城一看,就见林家所在那一方都是黑气冲天,日头金光都被冲散。

她默默估量了一下,暗道一钱银子一晚,这个价钱好像有点少了。

两个人到了地头,已经是日上中天,今天难得暖和,可这里却阴风阵阵,太阳也像是从冰窖里捞出来的。

一股寒意从脚往上涌,什么也看不见的颜海,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马无论如何催促都不肯再前行,两人只能下马走过去。

颜海忍不住道:“这里真是邪门,你顶不顶的住。”

宁昭道:“顶不住就跑。”

颜海道:“那你跑的时候要记得带上我。”

林府门口,一个老头坐在门口,又干又瘦,双目无光,身上没有一点活人气息,身体僵硬,应该已经死去多时了。

可是这个已死之人却颤颤巍巍看他们两个一眼,道:“谁要来守夜?”

颜海道:“我们两个,我说老伯,你去告诉林三水,就说有人守夜,让他把银子拿来。”

老人当真站起来,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离开了。

颜海道:“人老的厉害了难道就会这样?我要是老成这样还是死了比较好。”

宁昭拢着袖子道:“你还有大把时间浪费才会这样说。”

颜海文绉绉道:“非也,我要活的从容,死的潇洒!”

他说着,猛然打了个寒颤,只觉得一股阴风从背后的宅子里往外冒,一身鸡皮疙瘩止不住。

难道刚才这一下装的过分了?

他心中疑惑,偷偷往后看了一眼,但是大门紧闭,什么也看不出来。

宁昭依旧拢着手,萎靡不振的站在一旁。

她怕冷。

林淼很快便来了,他人到中年,无法保持身材,大腹便便,十分富态,打量一眼宁昭和颜海,顿时叹气。

有人不怕死的来,他还以为是高人,没想到竟然是这两个小子。

“颜少爷怎么跑我这里消遣来了?”

颜海道:“哎呀,这不是没钱吗,不过我说你这里邪门的厉害,前面守夜的都死了多少个了,你还舍不得钱,这一钱银子谁肯来。”

林淼一脸晦气,道:“颜少爷别拿我寻开心了,快回去吧,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跟颜老爷交代。”

颜海道:“别怕,我今天带了高人来。”

他伸手拍了拍宁昭。

宁昭面无表情,任他打量,脸色比纸还要白上三分,一双眼睛黑如暗夜,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个极漂亮的人,除此之外,看不出任何高人风范,反而十分落魄。

林淼道:“哎,颜少爷,这一钱银子我给你,守夜就免了。”

他伸手去掏银子,宁昭忽然上前一步,吓得他立刻捂住了钱袋子。

可是宁昭没有管他,而是“啪”的一声脆响,一巴掌打在了呆滞的老人天灵盖上。

“你这小子......”

林淼正要骂人,忽然连人带声音一起僵住了。

老人口鼻流出黑血,猛然倒地,身体在刺目日光下迅速溃烂腐败,发出浓烈臭气,令人作呕,一瞬间蝇虫遍地,肥蛆自他身上爬出。

颜海哆嗦着手,道:“这、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你怎么一巴掌给打成这样了?”

林淼比颜海大了几十岁,更沉的住气,但是看神色也吓的不清,一想到自己刚才跟这“人”站的这么近,恨不能现在就回去洗澡。

他心道这小子恐怕是有点本事的,故意打死老张给自己露一手。

宁昭也确实是有意露一手,因此详细解释道:“不是我打死的,是他已经死了至少半个月了,魂魄已无,只有一道执念,刚才我一掌,是将他的执念打散了。”

林淼恍然大悟,道:“难怪他最近不吃也不喝,半个月,那不就是......”

宁昭道:“是府上出异样的那一天吧。”

林淼收起轻视宁昭的心,道:“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高人?”

宁昭道:“宁昭。”

林淼道:“原来是宁、宁......”

他看着宁昭既不像读书人又不像道士和尚的打扮,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

宁道道:“我不是高人,只是略懂一二,林老爷直呼姓名即可。”

林淼看她年龄不过十八岁上下,确实称不上高人,点头应了,上前一步打开门,里面一股浓烈血腥味冲了出来。

宁昭站在门口看了看,没有进去。

里面动过土,一片狼藉,屋子因为翻新,也都重新刷漆,青瓦散落一地。

没有见血,但是血腥味散之不去,寒气逼人,庭院中树木无风而动,明暗不定,令人不寒而栗。

林淼道:“不进去看看吗?”

宁昭道:“我来守夜,如果让我进去,可就不是这个价钱了。”

林淼摸了摸钱袋子,道:“那、那就算了,门我关上了,你们晚上就在门外守着,千万不要走开。”

颜海道:“你还真是要钱不要命,放心,我们不会坑你的钱,你先付一半的定金来。”

林淼点头答应,掏出来一把钱仔细数了两遍,放在宁昭手里,走了两步,又回头道:“你们虽然是两个人,但是只干了一份活,我只付一份钱也公道。”

宁昭点头,看着门里一道黑影蹿出,丝毫不惧阳光,趴在他背上一起离开了。

《一笔虚妄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