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仙道劣徒》仙道神主第一章门派弃徒 YD 仙道劣徒小攻

仙道劣徒

豪门世家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鹤唳无尘原创小说《仙道劣徒》,主角是钟离明,钟离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人都极为默契地不再提起有关情字的事,但那日一言犹如激起千层浪,他左思右想也想不通自己对钟离卿的心思,更更想不通为何钟离明会喜欢

|更新:2020-08-20 12:09: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鹤唳无尘原创小说《仙道劣徒》,主角是钟离明,钟离塔,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人都极为默契地不再提起有关情字的事,但那日一言犹如激起千层浪,他左思右想也想不通自己对钟离卿的心思,更更想不通为何钟离明会喜欢

《仙道劣徒》免费试读

两人都极为默契地不再提起有关情字的事,但那日一言犹如激起千层浪,他左思右想也想不通自己对钟离卿的心思,更更想不通为何钟离明会喜欢上他。后者着实摸不着头脑,第一次和钟离明相见时就碰见他向钟离盈庭主告卿的状,然后怒气丛生,就差拔刀相见了。再后来是戚风山去捕获灵兽时,但根本没说上话。最后就是无羁擂台赛他俩的比试了。

其实他初意识到钟离明喜欢男子的时候,确实有些惊诧,不过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毕竟没人非要规定男子只能娶女子。又往深了思量,难道自己一直以来也是喜欢男子的吗?还是说喜欢的是钟离卿这个人呢。这个答案他心里隐隐有所感觉,却始终不敢确定。

钟离明的伤势逐渐好转,已经能下地走路了。“启玥,我查了查典籍,发现你的灵兽有一种寻宝的灵性。”思量片刻又道:“这也能解释为何它能在湖底找到火炎石了,不过他这八天的工夫估计有七天都花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么神奇?”他新奇地看看鼋,忽然灵光一动。“既然你能寻宝,我以后就叫你元宝了。”

他转而看回手里的信,沉思了许久,引得钟离明有些好奇,“这是谁的信?”

他把信纸随手折起来,漫不经心地道:“我爹的,他说先去趟青鸾山,然后直接回宗门。”事实上,这番简述只言明十之一二的意。原话是这样的:“三月为期,一月已过,我已动身前往青鸾山,你自己好自为之。”这个“好自为之”含着很深的蕴意,一层意思是说他若不能按时回去家法伺候。另一层意思则是要他好好伺候自己的救命恩人,伺候不好回去也要家法伺候。他爹向来言简意赅,却意味深远,他不知道在这上面吃多少次亏了。

余下两月,他琢磨着怎么都得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他心里暗暗策划了一个自认为无懈可击的伎俩,打算晚上活动活动身手,好好同钟离明切磋切磋。

傍晚,他特意把他约到流觞亭。钟离明气定神闲地在一边打量他,拿起杯子浅酌一口。

他则扬着胳膊甩着腿,左抻抻,右抻抻,上抻抻,下抻抻,就是不过来。钟离明等不及了问他:“咱们是喝酒,又不是要打一架,有必要弄这么大阵仗吗?”

“你不懂,这是我对酒的敬意。”他神色肃穆,“既然心存敬意,那自然要举行仪式成全我这份心意。”

钟离明听闻此话,果然引起深思。

殊不知他是想大干一场,喝倒他,就能套他的话,问出他到底为何喜欢上自己。彼时豪情云干地大喊一句,仿佛为自己助威鼓气一般。“来吧!”

当然,这个“彼时”,他是全然不知钟离明的外号的,私底下钟离塔弟子都戏称他为“酒坛不倒翁”。

酒过三巡,如他先前的预想,终于,钟离明把他给喝倒了。

他豪情壮志地又拿起一坛,潇洒地掀开盖子,就要往嘴里灌,连忙被他拦下来。

“你别喝了!”

他迷迷糊糊地扒拉开他的手,“没事,小爷海量!”

没灌两口,他自己倒停下来,两手抱着坛子迷迷糊糊地闭着眼,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钟离明一声轻叹,正打算抱他起来,听见底下神志不清地嗷呜一声:“钟离明!”

吓他一跳,沉了片刻,见他又没动静了,想抱他回去。他迷迷蒙蒙地扬手胡乱一划,把钟离明的手挡回去。忽然又惊天地嗷呜一声:“你你你,你倒是说说啊!”

他不动了,站在原地无奈道:“你让我说什么啊。”

乍然一惊又没动静了,他这次学乖,轻轻碰了碰他胳膊,伸手试探一下,果不其然他又嗷呜一嗓子:“说什么……你连说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回去想!小爷,小爷可没工夫提点你!”

索性他就站在边上打量他,像说梦话似的。“你!说的就是你!过来,叫你过来!小爷有话要问你!”他抱着酒坛的手松了松,眉头紧锁。清清嗓子继而又道:“小爷问你,你什么时候对小爷动的心思!”

他一下怔住了,忍不住躬身瞧瞧他的神情,眼前状况莫名其妙,倒让他有些搞不清他是装醉还是真醉了。

他闭着眼睛,纤长睫毛轻轻颤动,厉声又道:“你看什么看!小爷天赐了一副好面孔,岂是你等凡夫俗子能看上一看的!”

钟离明索性坐了回去,打定主意同他论上一论,聊上一聊。试探性地:“敢问足下年几何?”

这次他平平静静,道:“小爷正值舞勺之年。”

向前倾了倾身,又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钟离氏,离明公子。”

这次他是真的震惊了,似醉非醉,似醒非醒,仿佛梦回儿时一般。

像是积怨已久一般,一股脑地埋怨起来。“早就听说你眼比天高,目中无人,不屑与同辈交往。今日一见,果然不错。你根本不愿意理我!”

他心里顿时五味杂陈,无奈地:“算了,都依你。你想什么便问什么罢。”

“好!今个儿小爷心情好,那就再问你一遍!”宋启玥依旧抱着酒坛不舍得放,腾出一只手来在空中遥遥对着他比比划划,“你,何时,何地,对我动了心思!”

钟离明面容之上覆上一层浅浅的月霜,暗暗打定主意,不论他是醒着还是睡着他都决定同他倾诉。“我,四年前,戚风山。”

你说得对,他们都觉得我目中无人,满身傲气,只是碍于离仙堂伯的缘故,只敢在背后议论。所以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小时候的自己。

不过你胆子比我大得多,我遇到实力强的人想的往往都是怎么用武力击溃他,或者实力不济转身就跑。

你倒是与众不同,千年的狼妖王你居然敢带着钟离卿去云峥洞府同他理论。这时候对你已经略有改观,对你的印象除了狂妄不知,又加上一条有勇有谋。但是我不服气,就连你姑姑都敌不过的敌人,你居然能从他手里形单影只地把她带回来。

我的实力放眼整个钟离塔的同辈是最强的,但是任何人身上有比我强的地方我都会很慌张。因为长辈对我寄予厚望,他们希望我能承下钟离塔第二位仙的名号。他们越是寄予厚望,我就越是怅然若失,生怕辜负了他们。

所以见到你每天那么快乐,那么自由,又那么嚣张地到处生事,生事后还总有人庇护你,然后你就又可以特别潇洒地转身接着找乐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特别羡慕你,又有点忌妒你。

因为这些都是你唾手可得的,但是我好像生在一朵云彩里,看着好像洁白无瑕,高高在上,但实际上稍不留意就会从云端上跌下去,粉身碎骨。

带着这种羡慕又嫉妒的心情,我心里那股积攒了十几年的傲意被踩得支离破碎,自尊心好像被人狠狠践踏了一样。我又眼睁睁地看着你的灵兽主动找你认主,心里气不过,所以我在火烧峪里遇到那只虎兽,才会不知天高地厚地同他一斗。回去以后我就挨了家法,钟离塔九九八十一条家规好像是只给我一个人设的一样,三天两头就去钟离塔报到。

三叔公说收服灵兽的人直接赢得擂主时,我心里又恨又气,恨得是自己实力不济,气得是你收服一只灵兽如此轻松。所以才有了我那只火灵狐,但是我没想到这场比试你直接认输了。那时候,我发现我心里想的不是赢了擂主之位,我心里想的是,我又没机会同你说话了。

我才意识到,我喜欢上你了。你走后的时间里,我的脑子里都是你的音容笑貌,你对我趾高气昂的样子,无羁擂台赛赢了我以后洋洋得意的样子,我都还记忆犹新。

但是我很清楚卿儿对你的感情,我从来没见过他对谁这么上心过,一举一动都是为了你,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人。在钟离塔的两年,你们一直形影不离,他成了你的师父,还非要陪你回湘江。其实我知道他除了乐器、道术,没什么再能教给你的,按理说一年就足矣。钟离塔九九八十一条家规里,只有一条是一条死令,凡亲眷弟子未经许可,不得擅自离开宗门一步。

结果他为了陪你回湘江,受了家法,被打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养了十几日才堪堪能站起来,然后竟然真的陪你去了湘江。我这才发现,我对你的心思远远抵不过卿儿来的决绝。我这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也不得不承认,他比我坚强,比我坚定,更比我果断,有勇气。

但我心里毕竟还残存着那么一点念想,我这份懵懂的爱情,总该让我彻底断绝这份念头才是。所以我来了青云道会,想对你表明心迹,结果你又被关进了大狱。我不忍心看你受折磨,所以才拼命赢比赛。

你出来后我觉得这是一个和你接触的好机会,才随口一说要什么火炎石,但是这些天相处下来我越发舍不得离开你了。这些天你带给我的欢喜远远多过我过往二十年,跟你相处几天下来我才发现,原来人还能过的如此潇洒快活,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做什么就去做,真是让卿儿那小子捡到便宜了。

卿儿这几年的变化我也好像不那么难理解了,我眼见着他越来越开朗,也不那么疏远了。我不得不说,你可真是个奇妙的人儿啊,性情中人,生的潇洒,活的恣意。我其实看得出来,你对他应该也是有心思的,只是你自己都没察觉到罢了。我之于情之一字,且让他起于彼时,终于此时,起于宋璟,终于宋璟罢。

他回眸看他,已经换了个姿势趴在桌子上浅浅睡去了

《仙道劣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