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温僖贵妃传》温僖贵妃传尤妮丝 男妃文 温僖贵妃传精彩阅读

温僖贵妃传

现代言情连载中

《温僖贵妃传》由网络作家李叙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容悦,燕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容悦听他话中似有独处之意,一颗心噗通乱跳,直些跳

|更新:2021-01-13 00:05: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温僖贵妃传》由网络作家李叙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容悦,燕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容悦听他话中似有独处之意,一颗心噗通乱跳,直些跳

《温僖贵妃传》免费试读

容悦听他话中似有独处之意,一颗心噗通乱跳,直些跳出胸膛,双手悄悄地抓着裙摆上的白玉梅花压裙,手心似要沁出汗来:“说会儿话,还要回燕琳姐姐那儿去的。”

常宁有些扫兴,话中也透出两分急躁:“你到底怕些什么……我不会把你如何的。”接着小声嗫嚅道:“不然上回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容悦想想,他这话似乎也在理,又听他声音闷闷地:“我过几日就要回南边去,这回回来,就是想见见皇祖母和你,大费周章把你叫来不过是为多看两眼,真的不会怎么样……”说罢又自嘲似的道:“我已经瞧出你极不愿意了。”

容悦为他话中情义所感,又怜他羁旅孤苦,自不愿让他不悦,故而软言相劝道:“这会子才午时初刻,我申时二刻再回去,咱们还能说上几个时辰的话。”

常宁闻此,却依旧赌气般神色闷闷。

这一来,容悦倒越发以为是自己多疑惹他一腔情义落了空,试探着轻声问:“你没话说了?”

常宁到底对她是没脾气的,又见她温言细雨,才道:“原本积了许多的话儿,可这会子又像都忘了似的。”他抓耳挠腮想了一阵,看着容悦道:“我这回去南边,所见所闻,与京城都大不相同,人也是大不同的。”

“柳三变的词里说‘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又说‘市列珠玑,户盈罗绮’,想必是很美?”容悦轻轻吟道。

常宁不以为然,想起云贵川陕因战乱绵延,百姓流离所致的一片颓景,道:“处处都在打仗,美不到哪里去。”

容悦极力引他说话:“那南边的姑娘呢?可美的像画里出来的似的?”

常宁想想一个个灰头土脸的逃难村姑,又想想那浓艳俗气的军-妓-娼-女,道:“不好看……没有你好看。”说着又看了容悦一眼,脸上便又浮起一丝笑容。

容悦听这话,心里便如浸在蜜中,甜丝丝的,手指绞着玉压裙下缀着的柳花色流苏,感慨道:“我也想去瞧瞧,看看断桥残雪、江南烟雨、桂林山水、秦淮烟柳、大漠孤烟。”

“日后我带你去。”常宁承诺道,想起南边的乱象,又道:“不过也得等南边邸定了。”

容悦心中自然欣悦,可思及二人尴尬的处境,难免喟叹一声,又不愿再惹他烦恼,到底压住话头:“你就回军中去了吗?”

常宁道:“皇兄要在南苑晾鹰台阅兵鼓舞士气,我怎么也要待到那会子。”

容悦细细打量着他,炯亮有神的双目,两道浓眉,下巴上一片泛青的胡茬,几道细小伤疤,精瘦的身躯,到底与之前那个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判若两人,粗粝许多,瞧着比之秀面书生多了几分血性似得。

常宁被她瞧得尴尬,摸了摸脸道:“你不晓得,南边的蚊子毒虫着实厉害……我……才去时,连着几宿都睡不好。”

容悦心中泛起崇敬之意,若非他们在前线浴血杀敌,她们如何能在背后安享富贵,想到此处,一时默默。

常宁见她不语,心中倒有些忐忑,站起身朝她边走边道:“院子里的玉兰都开了,咱们去瞧瞧?”

容悦应了一声,二人出了门,往左穿过一道月洞门,便见满院子的玉兰树,结出或紫或白的花蕾,如钟磬,如灯笼,蜂飞蝶绕,幽香扑鼻。

常宁见她容颜灿烂,直令繁花失色,不由心中喜爱,却又怕惊了她,只好坐在乱石堆叠的假山旁静静瞧着。

容悦摘了朵木兰花摊在手心里细看,又见他静坐着出神,不由起了顽心,绕到山石后面,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

常宁只觉她小手柔软温暖,夹着一阵馨香之气扑面而来,心襟一荡,手臂稍一使力,人便如花瓣般轻落臂弯。

容悦未料到,不由惊呼一声,待发觉二人如此之近,不觉红了脸。

常宁见她娇怯不胜的模样,肺腑间好似燃起一把热火,驱使他凑近去一亲芳泽。

容悦惊呼一声,忙从他怀中挣脱出来,躲到一株玉兰树后。

常宁负气般的鼓鼓腮帮子,道:“没劲。”

容悦也不敢说话,只睁大了一对眼睛去瞧他,后者招招手,道:“过来。”

容悦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常宁早育有子女,心中明白是他这邪火是怎么一回事,只不愿吓坏了她,半晌方强行按捺住那作祟的欲念,冲她漏齿而笑:“左右是迟早的事儿,这次且饶过你。”

容悦不服气地撅了下嘴,刚好被他抬头瞧见,后者忍俊不禁,笑了出来,他本就生的英气,这一笑定是发自内心,被初Chun的阳光辉映,一如艳阳般晴好。

容悦心中小鹿乱撞,又怕坏了规矩,忙找个由头走开一阵,想了想说道:“我去预备午膳?”

常宁嗯了一声,冲她摆摆手。

容悦脱身离开,心里像幼时偷戴了额娘的绿松石手串般,隐隐有些窃喜。

她时喜时忧,也无心想什么花样,见烧厨房中原有些酿腌的肉脯,稍做加工,不多时便收拾了几个小菜出来。

段嬷嬷一直在旁边瞧着,神色依旧如古潭般,宁静无波。

常宁瞧着面前的‘水晶鹅、烧芦花猪、糟鹅掌、烩通印子鱼、榛松糖粥、鸾羹、卷切’,不由赞道:“原以为你找那些菜谱是解闷儿的,不想竟真练就了好本事。”

容悦微低下头去,抿唇微笑。

常宁在军营中练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习惯,此刻饭菜精致又出自心上人之手,自然是大快朵颐,指着那道糟鹅掌赞道:“这道菜最不错。”

容悦笑道:“这本就是厨娘做好了的,我摆出来罢了。”

常宁便得意得转头瞧着她哈哈一笑,容悦小口喝着汤,随意道:“我醪糟的鸭信比这好得多,说起来,也没什么难的,不过是先用桂皮、红枣、香叶等十余种佐料来腌,后卤制,文火慢炖至酥烂,再放入糟缸中焖一日。”

常宁笑道:“这便好了,日后我可有口福了。”

容悦听他说这话,似是躲避般扯开话头:“说到这个,不过是术业有专攻罢了,一谈到烹茶,我便傻了眼,燕琳姐姐才真正是茶痴。”说到这个,又想起他暗用藏头诗示意之事,问道:“你也真大胆,燕琳姐姐那般小心谨慎的人,你也敢去劳动她,只是不明白她怎会出手?莫非……你又送了她几斤白茶?”

“正是因为她嘴风紧才找的她,”常宁酒足饭饱,放下碗筷,拉她起来往院子里散步消食:“你说的虽不中亦不远矣,我的确帮她弄茶叶,只不过不是几斤,是几百斤。”

容悦只当他在顽笑,摆了摆手:“几百斤,够燕琳姐姐一大家子喝到入土了吧?”

常宁见此益发觉得她可爱,屈指在她额上轻弹了下:“富察燕琳与你不同,不要以你的想法去揣度她。”

他并未十分用力,也不太痛,只是这样私相授受,让容悦猝不及防,抽了腋下的手绢轻轻擦着。

日头西沉,室外渐寒,他回屋中取了石青缂丝披风来为容悦披上,见此问:“很痛么?”

容悦身躯轻颤,只岔开话题问道:“燕琳姐姐与我有哪里不同,我怎么不知?”

常宁笑:“你们素有交往,她家是个什么情形,你自当清楚。”

容悦一面想一面慢慢说道:“富察府上的老候爷早早隐退,远离朝堂,虽有爵位,却早无实权。燕琳姐姐自幼便父母双亡,几个嫡亲叔伯不善经营,富察燕琳的嫁妆只怕不多了……”

常宁唇角勾起一丝蔑笑:“岂止是不善经营,老侯爷谨慎一世,几个儿子却是一个比着一个的骄奢Yin逸,养小倌的,捧戏子的,二房父子甚至还有聚牝之诮。皇兄早有不满了,只是内外事情多,暂时没发落罢了。”

他边说边温柔地看着眼前人,唇角微微勾起,目光分外柔和,即便如此,这个小丫头还是跟富察燕琳亲亲热热,真诚的帮助,从不贬低奚落,正因她的善良仗义,自己才对她如此喜爱。

容悦不禁叹道:“这样说来,富察府倒成了拖累,半点借不上力了。富察氏论起来就只有老侯爷这一支还成,若再夺了爵,今后只能没落了。”

常宁笑她先天下之忧而忧,笑道:“也不尽然,米思翰那一支还不错,老大练武,老三习文,一家子都明白知礼,风评甚好。前儿我碰见富察马齐一次,现在户部任员外郎,办事为人极是不错。”

容悦接道:“既然是沾着亲的,能燕琳姐姐张罗一二才好。”

常宁摇头笑道:“且不说富察燕琳绝非甘为他人摆布之辈,即便她愿低头,也成不了。”

容悦抬目问:“可是因之前老侯爷归天,富察家几枝争夺爵位一事结下梁子?”

常宁点头道:“正是如此,四下无缘,富察燕琳也只有自己想辙了。”

容悦明白过来,连连点头道:“前二三年燕琳姐姐经营茶叶铺子,还曾叫我们几个入份子,我当时投了些钱,不出一年就收回了本息。莫非……你和燕琳姐姐一道做茶叶生意?”再往深一点说,他去南边,到底是为了打仗还是做生意?容悦突然发现自己印象中那个恭亲王,只不过是一点点皮毛。

自然不止是茶叶,常宁心里这样想着,又想起这京城中缴纳些军饷给前线军士和百姓买些粮草都要哭上半日的穷,高价去抢购些可有可无的茶叶却一个赛一个的豪奢,不由暗叹一声,温声道:“这次猜对了。”

说到这

《温僖贵妃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