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逆天小姐:夫君,榻上请 小说 罗御 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鬼畜

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安隐新书《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由安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简嵩,简夫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自从上次的宴会过后,书稀和云衾来往越来越密切,感

|更新:2021-01-25 10:02: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安隐新书《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由安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简嵩,简夫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自从上次的宴会过后,书稀和云衾来往越来越密切,感

《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免费试读

自从上次的宴会过后,书稀和云衾来往越来越密切,感情也日益深厚起来。

云衾常邀书稀去衡王府做客。一来二去,书稀与云衾的贴身侍卫惊云和宁王云起都熟悉了起来。

这些当然都逃不过简夫人的眼睛。

简夫人看葛微澜与衡王来往如此密切,心里暗自高兴。

照这个趋势下去,微澜成为衡王侧妃的可能性极大。

若是葛微澜真的嫁给了衡王,简府的未来就有希望了。

简嵩则没有那么高兴,甚至心里还有一丝失落。

葛微澜要嫁给别人了,那个眼里心里都只有他简嵩的葛微澜要嫁给别人了,怎么可以。

葛微澜只能注意他简嵩一个人,不能注意其他人。

要是以前,简嵩一定会很高兴的。

因为葛微澜成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实在是烦死了,他巴不得她赶紧嫁人,赶紧走。

但是现在,他对葛微澜的感情不同了。

具体来说,是从那次赔礼道歉之后,他对葛微澜的印象就改变了。

自那次以后,简嵩时常会想起葛微澜——她娇笑着叫他表哥的样子。

在他摔下椅子、掉坑里时,她担忧着急的样子。

还有她亲自为他煮茶和扇风……想起这些,简嵩心里美滋滋的,像抹了一层蜜一样。

简嵩心想:看来,微澜心里也是有他的,不,葛微澜一直都爱着他,现在也是。

其实,简嵩这几日曾有意无意地暗示简夫人想要和微澜成亲,不想让她嫁给衡王了。

简夫人猜出简嵩的意思后也明确地表示,葛微澜是必须要嫁给衡王的,绝不会让她嫁给简嵩。

一方面,简夫人不想让葛微澜做她的儿媳妇,简夫人看不上她。

另一方面,好不容易才让她攀上衡王这棵大树,怎能因为儿子一时冲动就要半途而废。

简夫人从前从未驳过简嵩的意,向来对他有求必应。

简嵩小时候犯了错,怕会被简老爷惩罚,简夫人就帮他百般遮掩,庇护。

简嵩长大了,挪用账房的钱去请狐朋狗友胡吃海喝,是简夫人用自己的私房钱补上的缺。

从未被娘反驳过的简嵩这次讨了个无趣,心里很是颓丧。

简嵩十分颓废、有气无力地从庭院的这边走过来,遇上了从另外一边欢快地走过来的书稀。

书稀脸上带着愉快的笑意,边走边傻笑,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周围的事物都入不了的她的眼。

今天下午,她去了京城郊外的一个池塘。

那池塘里池水溶溶,鸳鸯和黑天鹅成双成对的在塘中戏水,时而从这边游到那边,时而交颈互诉衷肠。

这池塘很大,南北相通,不时可以见到有小船来往于南北两岸,每一张船上都坐着一对恋人。

这样一个情侣的驻扎地,书稀当然不是一个人来的。当然是云衾约她来的。

云衾也在岸边租了一张雅致的小船,与书稀一同坐上去观光游览,喝茶聊天。

书稀看着池中交颈的鸳鸯觉得十分羡慕,若是两个相爱的人也能像鸳鸯一样能厮守在一起,耳鬓厮磨该有多好。

但是事不随人愿,两个相爱的人常常会因为周围的人和环境,而产生各种各样的误会。

因而发生争吵、冷战,破坏了彼此的感情,走了不少弯路。

比如说,红楼梦中的宝玉和黛玉虽然彼此真心相爱,但是因为来了个宝钗再加上周围人的推波助澜,而产生了许多误会,闹了许多别扭。

书稀忽然觉得脖子上痒痒的,有热气喷洒在上面,有一张温热的柔软的嘴唇轻轻触碰她的颈后的肌肤。

书稀转过头去,就看到云衾那双如同燃烧的柴火般滚烫的眸子。

云衾在书稀耳边低声絮语:“我也想像池中的鸳鸯一样,有一个人,与我交颈互诉衷肠……”

书稀的心跳得极快,有一股电流流窜而过,酥酥麻麻的。

她低下头不说话,心里埋怨云衾,干嘛说这种暧昧的话。

从衡王的口中说出这种话,真是让人没有抵抗力呀。

她都快要沦陷了呢!

云衾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为什么不说话?”

书稀不想理他,他的头已经离开她的颈窝,但是她依然觉得颈窝好痒。

“微澜,你看:这池中有三对黑天鹅,这些黑天鹅都是成对成对在一起的。

两对之间距离颇远,旁边只会有小天鹅,这是因为对于天鹅来说,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永恒且坚固。”

书稀看了一下,这池中有三对天鹅,确实都是成对在一起的。

书稀没多想就说:“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这对于黑天鹅来说是真实而真诚的,但是对于人来说却太过理想化了。

人的一生有许多阶段,不同的阶段会遇到不同的人,不可能只会有一个爱侣。”

尤其是古代男人,三妻四妾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就更不可能了。

不过这句话,她没说,她不想让云衾多想。

书稀的脖子突然又疼又麻,云衾在她说这话时,温热的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啄吻了几下,然后咬了一口。

他咬她,那酥麻直传到她心里去。

云衾似乎是看出她心中所想,抬起头,握着她的手说:“微澜,我也一样,我和黑天鹅一样。

我这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绝不会三妻四妾。我认定了一个人,就会一心一意地对她好。”

云衾眼神真挚,似乎要看到书稀心里去。

书稀与他对视片刻,低下头去,“嗯”了一声。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云衾眼神那么真挚,那么他的心应该也是同样的真挚吧。

想到这里书稀又觉得心里酥酥麻麻的。

怎么今天心里一直酥酥麻麻的呢……

这池塘中种了大片荷花,有粉红色的也有白色的,亭亭玉立如同正处于豆蔻年华的少女。

不知不觉,船驶进了荷花深处,阵阵清香扑鼻而来。

夕阳西下,把整个池塘都染成了温暖的橘色,书稀听着云衾弹琴,心里觉得温暖和安定。

这是她穿越到这个朝代之后,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温暖和安定都是云衾带给她的。

简嵩迈着沉重的步伐,耷拉着耳朵,无比颓丧地从这边走过来

书稀迈着欢快的步子,脸上带着愉快的笑意从另一边走过来。两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简嵩先发现了她。

简嵩在这里看到了葛微澜,心里十分的高兴。

自从上次赔礼道歉后,他就没见过她了,而她的身影却时常在他脑海里出现。

简嵩一扫之前的颓丧,踏着欢快的步子,几乎是冲上前去打招呼:“微澜表妹……”

书稀一直沉浸在回忆里,想到云衾对着她说“他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的话,她心里就甜滋滋的。

书稀伸手摸了摸脖子,被云衾吻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这感觉一直传到她心里,让她的心忍不住悸动。

云衾,云衾,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云衾,根本无心注意周围的事物。

以至于简嵩突然冲到她面前时,她吓了一大跳。

书稀巧妙地避开简嵩,心里猜测着简嵩为何会在这里,脸上假意笑道:“表哥,你怎么了?”

简嵩朝她扑过去,书稀及时闪避开。简嵩扑了个空,差点仰面摔了下去。

等他站稳之后,忙满脸堆笑露出色相道:“表妹,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我好想你……你,你就从了我吧!”说着,又想对书稀动手动脚。

书稀及时闪避开了,看简嵩那模样,似乎是对她起了色心。

咦,怎么回事,简嵩不是顶讨厌葛微澜吗?怎么会对她起色心。

她哪里知道,简嵩看葛微澜这几日经常出去,不是去衡王府就是和衡王一起出去,就以为微澜即将要嫁给衡王了。

简嵩慌了。他觉得自己没有时间了。

但是简嵩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放走她,所以想让她在出嫁前成为他的人。

虽然一起生活了几年,但是他还没碰过葛微澜呢。

简嵩觉得,微澜那么爱他,一定会从了他吧!

可是,他不知道,葛微澜已经死了,目前站在他面前这个娇俏的人,是一个来自千年后的灵魂——白书稀。

《逆天嫡小姐:夫君,请矜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