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第一女神捕》女神捕系列电影全集 章节列表 第一女神捕百度云

第一女神捕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第一女神捕》是金澈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冉,秦小,书中主要讲述了: 秦冉觉得周身暖乎乎的很舒服,仿佛睡了几天几夜,精

|更新:2021-02-04 10:02: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第一女神捕》是金澈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冉,秦小,书中主要讲述了: 秦冉觉得周身暖乎乎的很舒服,仿佛睡了几天几夜,精

《第一女神捕》免费试读

秦冉觉得周身暖乎乎的很舒服,仿佛睡了几天几夜,精力异常充沛,脑子开始运转,欲睁眼前她嗅见柴火的味道,才突然想起中箭昏迷前的一瞬。

眯着眼,秦冉透过一排卷翘浓密的睫毛望出去。

不看不知,原来,她的身下竟铺了床软软的被子,身上搭着块雪白貂毛。

洞穴没多大,光是趴在地上的她就占了一半的面积,另一个角落里有燃得正旺的火堆,火星子时不时翻身跳跃而起,像贪玩的小孩,它跳啊跳,跳到洞穴出口边儿上坐着的人腿边。

他换了身干净衣物,泼墨黑发紧束后脑,每一丝熨帖其上,他以半莲式盘坐着,背脊挺得笔直,如横刀刀刃般,他闭着眼眸,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安静祥和的静坐,让秦冉联想到得道高僧冥思时的状态。

远望,见洞外飘着小雪,而他似欲随着风雪一同化去。

动静的他相差太多,秦冉一时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看够了吗?”忽然,他出声。

“没。”她张口就答。

秦冉见他睁开双眼,眼中是一如往常的笑意,有些许淡漠,给人似笑非笑的感觉。

有时,一个人笑,并不代表他真的在笑,何况发自内心的笑。

“喂,我还不知你叫什么?”身侧,有个水袋,秦冉起身饮水。

“怎么,秦捕头打听我,是想把我抓回去好生研究一番?抑或,是想上门提亲把人家娶回去?”

秦冉一口水呛在气管里,猛的咳嗽起来,他居然用了‘人家’二字。

“兄台,你误会了,我也就想问问你是否戴着传说中的人皮面具。”仔细看了半天,秦冉试图在他脸与脖颈相连接处寻找到一条缝隙,可惜她没能成功。

“姓名与皮囊一般,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何意。”

“那可不一定…”秦冉小声嘟囔着,眼珠子转向左边。

据隔壁张婶婶说,秦小五从她出生起,便对她的长相遗憾不已,一直念叨着好生生一个女娃为什么非长得像他?秦冉的娘亲虽心疼女儿长得一副‘男娃娃’样儿,嘴上从来不提,但眉头从未舒展过。

长得不符合时下大众的审美,也容易处处碰壁,莫名委屈一下子。

然而,一个铜钱总有两面,铜钱的另一面就是像她那样长得说丑不丑,可既无江南女子的柔婉娇媚,又无长安女子的知书达理,也无大秦女子的风姿魅惑,更无高丽女子的温和可人…总而言之,秦冉便是长得特别的典型,‘特别’带给她最大的好处之一——年过十七,皆无媒婆主动踏过她家的门槛!

于大唐,女子十六破瓜之年可成亲,男子需年满二十。

“没问题了吧?”看看洞外,他问道。

点头,她起来活动四肢,扎起松散开的头发,低头一瞅,大惊,她的男装怎么跟她之前的不一样了?转过身,拉开里衣一探究竟,舒了口气,只是外面的袍子被换过而已。

“你尽快下山吧,我们是来解决那窝子山匪的。”回身,她道。

“凭你们几个人能做什么?过家家?”不快不慢,他笑着说道。“赶紧下山,此乃正道。”

“你…”秦冉发现他说话气人的本事不小,虽然她也不太赞同凭借他们几人的力量去解决盘踞龙缸山多年的山匪,可他可以质疑她,却不能轻易质疑共患难的兄弟们。

“喂,现在什么时辰?”提到他们,秦冉收拾收拾准备离开了。

“戌时一刻。”

“遭了。”李晨不是说府衙会在今日午后派兵剿匪,他们事后见不到她,肯定得四处找她,最重要的是可别去找来秦小五,非得急坏他不可。

“走了,后会有期。”

秦冉走后,他继续合眼运功,短箭之毒可要人命,为确保她无恙,男子甚至直接传给她内力精华,损伤部分元气。

……

走了一阵,秦冉才发觉她穿得不多,可一点儿都不冷,没多想,她急步向昨日大家待的山间小屋。

“应该有人留在这里。”秦冉如此猜想到,至小屋门前,徒然停下。

雪花落在她的肩头,她的内心却无比复杂。

门半掩着,一股子淡淡血腥味钻入鼻间,刺激秦冉大脑的每一根神经。

她不会经历了秦小五那样的事吧?!

多年前,秦小五两次带着县衙捕快上龙缸,每次都遭遇了令人悲痛欲绝之事,第一次,他面对了满屋子的残缺肢体,血液与肉体混合在一起,几乎使他崩溃,第二次,他面对了诡异的龙缸游魂,亲眼见着一串绿灯笼从他身边飘过,而身旁的捕快一一蹊跷死亡。

秦小五对于龙缸的恐惧,并非凭空想象,那些活生生的人确确实实或失踪或惨死!

现当秦冉同其他人一起山上,遭遇同样的情况,她应当作何感想?她应当作何反应?

“这种事还能遗传?搞笑。”愣然一瞬,秦冉这般回答。

轻推木门,秦冉立在门口观察屋内。

对比昨日离开的场景,小屋一片狼藉,唯一的简陋矮腿木桌坏得桌腿和桌面分了家,桌面还被烂成好几块,很难想象它曾经是一张木桌,最远一角,有个脑袋大小的洞,冬风呼呼往里刮,阵阵寒气逼人,洞口并不规则,像是被人一脚踹破,木板挂住一块藏蓝粗布料子,它在风中挥动。

“显而易见,这里经过一场打斗。”她道。

而血腥味来自门边地面,秦冉俯身摸了摸,分析光泽、硬度,她初步推测血液于午后留下,再根据其形状,她觉得不像受害人在门口遇害,更像谁故意泼了一盆血,或者说被害人被强行摁在地上捅了无数刀,流血过多死亡。

走进去,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秦冉掀开一块木板,里面的几套衣物皆在。

见此,秦冉一手握紧拳头,一手落在眉心——他们出事了。

依照原计划,李晨几人乔装匪徒劫持陆晗假扮的千金小姐将于今日上午联系到龙缸山匪,午后,他们便能同赶来的府衙官兵里应外合,来个瓮中捉鳖。

危险性不低,可行性也不算太低。

退一万步来说,若半路露馅,凭他们几人的身手对付几个山匪,错错有余,别提还有大批府兵作为有力后盾,而解决了山匪,他们不可能不回来取衣物,尤其是程赫。

难道,真发生了不可预测的意外?

转身,她出了门。

《第一女神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