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常冷漠》冷漠太子倾城妃 健气受 妃常冷漠冰山攻

妃常冷漠

现代言情连载中

《妃常冷漠》是风清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常冷漠》精彩章节节选: 精致的小院中草木葱郁,嘈杂的蝉声似是在宣告着夏季

|更新:2021-03-14 15:02: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妃常冷漠》是风清铃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妃常冷漠》精彩章节节选: 精致的小院中草木葱郁,嘈杂的蝉声似是在宣告着夏季

《妃常冷漠》免费试读

精致的小院中草木葱郁,嘈杂的蝉声似是在宣告着夏季已至,云湖中的荷叶下,似是一夜间冒出了无数的嫩苞,极力生长等着灿烂的绽放。

烈日炎炎的午后,白衣丽人在降云阁外徘回了很久,好几次都想要提步进去,前脚刚踏进一半,却又立即收了回来。反反复复的折腾了近一个时辰,她依旧还是没有进去的勇气,到最后索性把心一横,心道:大不了回去撒个慌便是,就告知王爷,公主在歇息,不见任何人,或者干脆就直接说已经通知公主了。

主意打定,白衣丽人稍稍缓了口气,自嘲的暗笑一声,幸好没带丫鬓过来,否则让她们看见又得笑话自己了。正准备沿着原路返回时,却听得后面有人唤了她一声,立即便又收住了脚步,转身看唤她的绯衣女子。

“颜妃娘娘?”舞碧正从园中出来,瞧见她便笑盈盈的迎了过来,敛襟万福:“舞碧见过娘娘,娘娘为何到了门口却不进去?不知娘娘是路过还是特意过来的?”

“姑娘快起来,我原是想来拜见公主的,又怕扰了公主午休,所以想着下午过来会更合适些。”颜妃尴尬的笑了笑,双手将屈膝行礼的舞碧扶了起来。

“公主并未午睡,娘娘请随奴婢来。”舞碧微微一笑,欠身引路走在前面。颜妃心中举棋不定,很想拒绝,又想着王爷昨夜里与她说,让她常来公主这边坐坐,尽量与公主走得近些。

“娘娘?”见人没跟上来,舞碧回头疑惑的唤了一声,颜妃这才提步跟了上去。

花园通往水榭的小径两旁搭起了花架,青藤绿萝长势正好。阳光透过绿叶的间隙照射下来,星星点点撒在阴凉的小路上,如梦似幻分外的绚丽。颜妃忍不住停下观赏,脱口便问道:“好巧的心思,即遮住了烈日,又护了花草,这法子不知是谁想到的?”

“回娘娘的话,法子是奴婢照着书上搬来的,让娘娘见笑了。”舞碧转身回了话,见颜妃停了脚步,又加了一句:“娘娘,这边请。”

穿过阴凉的小径便到了水榭那边,老远便见到门上空荡荡的,那块刻着‘忆情居’的匾额竟被人摘走了。颜妃心中极为不悦,那可是王爷亲自选了木料,花了近半月的时间雕刻的,为此还弄伤了自己好几次。

“公主,瞧瞧谁来看您了!”领着颜妃到了内室,舞碧挽起水榭纱帐,将它挂在门旁系着的白玉挂钩上。

水榭中不知何时多了张桌子,摆满了消暑的瓜果,惜玉坐在桌边把玩着手里的青果子。听到舞碧的话懒懒的回了头,只看了一眼便又转了回去,依旧盯着手上的果子瞧。

“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颜妃见她转过脸,便以为是她不待见自己,只好按照礼节行礼。

桌边的人半响不说话,舞碧急忙将半跪着的颜妃搀了起来,正要说话,惜玉忽然吐出两个字:请坐。语气淡漠疏远,像是在吩咐人用刑一样,说是‘请’,倒不如说是在命令。

颜妃一愣,举目无措的看向旁边。舞碧嘴角含笑,抽回扶着颜妃的双手,侧身站在门旁,手掌翻转伸向水榭那一边,“娘娘请!”

事已至此,颜妃只得揣测不安的进了水榭,随着舞碧的指引坐在了惜玉的对面。铺着锦缎的圆凳分外柔软,颜妃却全身僵直如坐针毡一般,完全忘记了自己来做什么的。

“娘娘,请用水果,听说这是今年的第一批荔枝呢,刚从关里运过来。”桌心放置了一个精致的竹篮,装了满满一篮子荔枝,舞碧将它端到颜妃面前,试图化解尴尬的气氛。

“谢谢姑娘!”颜妃绷紧的身子这才稍稍松弛下来,感激的朝着舞碧笑了笑,心中也不复方才的慌张,摘下了一枚果实朝着对面说道:“确实挺新鲜的,公主,您不妨也尝尝看。”

久久得不到回应,气氛再次冷凝下来,舞碧只得再次化解,“娘娘您自己享用吧,公主她不喜甜食。”

看着惜玉手中握着的青果,颜妃也是尴尬的笑了笑。忽然见到桌上放了一柄漆黑的短剑,她又找到了个话茬:“公主这柄剑好生漂亮,是用来削果皮的么?”

“应该可以削吧,不过,用它削出来的果子,估计没几人敢吃。”惜玉这才接了话,食指中指一挑一转,剑便从桌上到了她手中,绕着拇指转了个圈才被握在手里。惜玉眼中精光一闪,嘴角微微上扬噙着一丝冷笑,这柄剑,是用来削人头的!

“也对,公主身份高贵,这普天之下能有几人敢让您为他削果子。”颜妃点头附和,以为她在摆公主的架子罢了。见她人精神了许多,便试探着问道:“公主,不知您为何将门口的匾额拆了?那匾额是王爷亲手所刻下的,一直被王爷视若珍宝,公主既然不喜欢,不妨让舞碧姑娘把它交给我,不知公主意下如何?”

一说起萧舒靖,颜妃忽然心安起来,说起话来也是井井有绪,丝毫不见慌张,诚挚地、满脸期待的看着惜玉。

惜玉眼神雪亮,如刀锋般掠过她绝美精致的脸,云淡风轻的说道:“一块破烂木头而已,能有多贵重,好像是被送去厨房当柴烧了。”

“什么?”颜妃失声惊呼,全身毫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忘记了尊卑礼节,起身抬手便直指着对面的惜玉,责问道:“你凭什么擅自做主拿去烧了,对你来说,它只是一块没用的匾额,可对于王爷来说,它却有着非凡的意义。他亲手刻上去的不光是那三个字,而是王爷心中那些难以忘却的过往,缅怀着自己年少时的情愫,怎么能用金银来衡量!”

“你不是一直陪在王爷身边么,他还缅怀些什么?”唇角噙着一丝残忍的笑意,惜玉的眼神犹如鹰隼般闪亮,不带丝毫感情的盯着她看。十年前,他不是拼尽了全力来救你么,还需要怀念谁?

那对璧人携手穿越火海的场景,牢牢的印在了她脑海中,犹如跗骨之蛆一般挥之不去。她用了一种最残忍的疗伤方式,一次次的将伤口撕裂,一次次仔细品味那份失望和绝望,让自己彻底的伤再彻底的醒过来!

她一次次的强迫自己去直视脑海中的那副画面,从最初的绝望,到后来的淡漠,那伤终成了无关痛痒,她彻底的治愈了自己。到最后,她甚至会想,若换了是她自己,她也会选择那个名动天下、倾国倾城的才女。

不管过程有多痛,只要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就行。所以今日的她才能云淡风轻的直面往事,仿佛那些追逐嬉闹、天真烂漫的童年都是别人的过往。而她,则像是一个毫无干系的路人一般,遥遥的看着。

“他纪念的,是他的未婚妻,也是他年少时的挚爱。”颜妃眼神忽然黯淡下去,轻颤的声音带着羡慕和叹息,宛如空谷回音。

上天总是会特别的眷顾一些人,云惜玉就是其中一个。无论是容貌、才情、还是性格,她什么都不如自己,却偏偏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便是做错了,也会有人替她收拾残局。

她的童年是伴着琴棋书画长大的,没有人问过她喜不喜欢,只是告诉她必须要学会,还要学得比别人好。而惜玉则像一只淘气而任性的猫,被大家捧在手心里自由而快乐的成长,可以没有烦恼的玩耍,没有顾虑的去闯祸。

“那你就更不应该来讨那块匾额,我替你烧了它不是正好么。”

“你可以烧了那块匾额,可你能烧掉他心中的回忆么?”颜妃失神的看着惜玉,似是在自己喃喃,又像是在询问。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泪珠滑过粉颊,滴落在她雪白的衣衫上,颜妃豁然苦笑一声,茫然的转身便走了出去。

“颜妃娘娘,您没事吧?”舞碧担忧的问了一声,颜妃却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木然的踉跄着走出了门。舞碧回头看着桌边的人,身上方才那种锋芒转瞬即逝,又恢复了原来的慵懒淡漠,仿佛利剑出鞘一瞬,随即又回到了鞘中。

“只会哭的女人,永远都是废物。”惜玉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忽然抬眼看着舞碧,眼神清冷而明澈,深处依稀居然还有着柔和的笑意,“舞碧,我对你是不是太好了些?”

舞碧没敢看她,只是低低的说了一声:“惜玉,对不起....”

别人的眼中惜玉有多狠、多厉害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个人曾数十天不曾说过话;曾在京城郊外的河中一坐就是十几个时辰,反反复复的搓着手,直到磨破了皮、鲜血淋漓也不停下;也曾在她脸上看见过那种消沉颓丧的死气。

“我想出去走走,不用跟着我。”惜玉将剑收进袖中,冷冷的丢出一句话便起身出了门,如一阵风般朝着屋外走去。

敦煌城外黄沙漫天,一名女子孤身矗立在沙丘上,斜阳将她的剪影拖得很长,很远。

女子单薄的身子骨如石碑般屹立在呼啸的晚风中,肆掠的风卷着她的衣摆裙角上下翻飞,女子只好一手置于身前,一手背在身后,居高临下眺望远方行来的一骑蓝衣。看清楚了来人是谁后,惜玉眉头一蹙:怎么会是他?

章节在线阅读

《妃常冷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