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吉庆有鱼》吉庆有鱼图片大全 小顶 吉庆有鱼蕾丝

吉庆有鱼

现代言情连载中

《吉庆有鱼》是章鱼凤梨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吉庆有鱼》精彩章节节选: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金鱼儿。 身量倒比去年见时

|更新:2021-03-15 20:03:4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吉庆有鱼》是章鱼凤梨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吉庆有鱼》精彩章节节选: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金鱼儿。 身量倒比去年见时

《吉庆有鱼》免费试读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金鱼儿。

身量倒比去年见时长了好些,已是齐到自己耳朵了。

只是却穿了一身翠蓝小袖衫、紫布裤。

都是一钱四分银子一匹的梭布,正好一身,看起来也有五六成新,家常穿着也算过的去了。可这样暗沉颜色,就是出了门子的媳妇也不作兴穿的这样老气的,没得衬得人又黑又暮气。

心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揽着金鱼儿笑道:“咱们家四丫头都是大姑娘了。”

金鱼儿一愣,随后就红了脸。

毕竟这些年来这样的话她真是没少听人对顾锦鲤说,而说这样话的人差不多也就那么一个意思,她就是再木讷,可经不住还有萧飒呢!

蒋氏多有眼色啊,忙笑嘻嘻的应声附和,有的没的,把金鱼儿夸成了一朵花,听的顾金兰顾金彪皆是满脸笑意,金鱼儿却是小脸涨红。

金鱼儿出生时顾家的日子也就勉强糊口活命,陶氏日日下地干活尤不及,更别说什么营养保养了。

可金鱼儿却生的玉雪可爱,大眼睛黑头发,十指尖尖,非常讨人喜欢。

从顾三小陶氏到底下的几个兄姐就没有不喜欢的,就是顾金兰这个看到孩子就头疼的抱着也很悦意。

顾三小上头有两个哥哥,下头还有弟妹,老祖母光带老来子和大房二房的孩子就已是忙的团团转了。陶氏又要下地干活,也不得空。没法子,只能把孩子们往地里拖。干活的时候就把孩子们扔在稻草窠里。时不时的瞅上两眼,爬远了就抱回来,饿了就喂两口。

顾金兰和大弟顾金琥都是这样被拉扯大的。

后来顾金兰渐渐长大,屋里头的活计,还有下头的几个弟妹,就慢慢的托给她照料了。

可是顾金兰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又哪里十分会照料孩子的。再加上灶头锅尾的已是忙得不可开交了,再有个或是调皮或是打架或是哭闹或是肮脏了衣裳的添乱,就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要发火骂人,恨不得全都拴在八仙桌上。

可金鱼儿却自小就和旁的兄姐们不一样,伶俐乖巧,极少添乱。

打小饿了尿了都会哼哼,刚会走路就会跌跌撞撞的帮着拿东拿西,小嘴还跟抹了蜜似的,和那几个熊孩子一比较,顾金兰怎么会不喜欢不偏疼的。

再加上那时候顾金兰已是十多岁了,都快出门子了,家里家外的活计都已上手,弟妹们也都慢慢懂事儿了,空闲的时候多了,和金鱼儿相处的时间自然也就多了,甚至是比陶氏还要来的多的。

说是姐妹,可这情分却实比母女。就是出了门子,也还惦记着这个小妹妹。

那年金鱼儿发热害病时,顾金兰正好做完了月子在歇娘家。刚做了母亲,正是心软的一塌糊涂的时候,眼看金鱼儿遭罪,心里真是针扎似的疼。

事后更是后悔的要命,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坚持,竟眼看着陶氏用土法给金鱼儿治病。知道陶氏想把疯疯傻傻的金鱼儿丢掉时,更是一口气跑了二三十里地赶了回来,和顾三小、弟弟们一起劝回了陶氏。

这些年来自打她的日子越过越好,金鱼儿就更是成了她的一桩心病了。

她过的好,自然也盼望弟妹们能过上好日子。

所以这些年来眼看着金鱼儿渐渐好转,怎么能不开怀的,更是一心想替金鱼儿好好筹谋筹谋。

顾金彪也是一样的心思。

其实说起来,顾金彪疼金鱼儿的心思并不比顾金兰少。只不过这疼爱中,还深藏着一份愧疚。

金鱼儿害病那年顾金彪已经十二岁了,正在蒋巷里的私塾念书。事前并不清楚,可事后却慢慢知道原来家里并不是一个大钱都没有。只是陶氏一心想着要给他攒束脩,所以在金鱼儿烧糊涂了的时候死活不肯请大夫,只是用土法把金鱼儿浑身上下从头到脚的揉上了一遍又一遍……

不过到底是男子,虽然愧疚,有些话却是很难说出口的,只知道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这个小妹妹。

打量了金鱼儿一番,看来看去都觉着金鱼儿好像比过年见时瘦了,微皱着眉头刚想说话,赵Chun江见顾金兰顾金彪都不说话,已是欢欢喜喜的唤了声“四姨”。

赵Chun江时年十岁,虽已是半大小子,也念了三年书,可性子还是跳脱的很。再加上刚刚已是被众人上下打量的眼神看的不自在极了,这会子见着终于轮到自家人说话了,还不得赶紧窜出来。

又雀跃着问金鱼儿,“天还早呢,四姨还进山不?”

顾金兰没好气的拍了他一记,嗔道:“这么大个人了,还就知道玩儿。”又问蒋氏,“怎么就你们两人在,娘和锦鲤呢?”

顾金兰虽已是近两年未曾回来过了,可到底也不是就对娘家的事儿不管不顾的。像是这趟过来,就特地给坐了胎的杜氏带了几尺细棉布,自然知道杜氏是不便进碓房的。

可陶氏什么样个性子,她是清清楚楚的,怎么会不在?

还有锦鲤……皱了皱眉,看来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顾金彪也发觉不对了,毕竟他已是在城里的生药铺子里当了三年多的账房了,坐堂大夫、药工药徒的很是见过两个,那些个略略浅薄一些的药理医理也都听过两句。

鉴貌辨色,自然就看出来这二人面色气血俱是比上回见时坏了不少的。

蒋氏却欢喜极了,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啊!

面上更是欢喜不已,双手一拍,“大姐和相公回来的可巧,娘今儿请了蒋巷里的胡媒婆,要给三妹说人家呢,说不得开了Chun咱们家就能来个双喜临门了!”

说着也不顾那姐弟二人的脸色,就活灵活现的细细论来,言罢又连声夸着两个小子,说顾文远顾文学这几天都在外头扯猪草,可能干了。最后还揽了金鱼儿再三的夸,“咱们四丫头真真实心眼,生怕我累着,什么都抢在前头……”

蒋氏嫁进来整五年,自然知道能当半个家的大姑姐在这个家里最最在意的人除了公爹就是这个四丫头了,连婆婆都要退一射之地的。

再加上刚刚和初一婶子吵架的时候,金鱼儿不由分说就挡在了她前头,怎么能不动容的。

这丫头,说她傻,可却是个有良心的。比那些个看起来活泛可自私自利的要好的多。

她也是个知恩图报的,这傻丫头不会说,她就帮她一把。

好容易有人做主了,自然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了!

扔在稻草堆里,绑在八仙桌腿上,都是我爸我叔他们小时候经历过的,现在想想真挺心酸的~

《吉庆有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