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天下大义》天下大义的意思 第十章 赴鬼市寻镖得图(上) 天下大义小说目录

《天下大义》天下大义的意思 第十章 赴鬼市寻镖得图(上) 天下大义小说目录

发布时间:2020-04-02 18:03:4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木子传奇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下大义》是木子传奇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冯兄,霍天,书中主要讲述了: 却说司马长风,等到卜世人等人散去,也抱着月容尾随他们而去。行至三四里路,有条清溪,司马长风放下月容,用手掬满了水,撒在月容脸上。

>>>《天下大义》在线阅读<<<

《天下大义免费试读


却说司马长风,等到卜世人等人散去,也抱着月容尾随他们而去。行至三四里路,有条清溪,司马长风放下月容,用手掬满了水,撒在月容脸上。月容打了两个喷嚏,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司马长风,迷惑问道:“我头好痛,这是哪里?”

司马长风与“断臂客”黑虎对望了眼,摇头苦笑。月容慢慢站起来,看了四周,没有了镖车和镖师,忙问:“咱们的镖车怎么不见了?”

“镖车被别人劫走了。”司马长风道。

“劫走了?怎么可能。我们没有和强盗打仗,怎么就劫走了?”月容问。

“打仗劫镖那是最最笨的方法。我们遇到的贼人是用计谋,这才是上策。”司马长风道。

月容用手摸了摸身上,急忙喊道:“坏了,我的包袱也没有了。”

“包袱在我这里。”“断臂客”把包袱递给月容。月容双手抱着包袱,想了想,问:“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别人把镖劫走了,咱们当然要抢回来了。”“断臂客”道。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咱们现在不知道那伙贼人在那里,怎么抢啊?”月容问。

“你不是很喜欢打仗吗?让你去抢好了。”司马长风道。

“好啊,你告诉我贼人在哪里。”月容道。

“贼人在那里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回去一个叫‘鬼市’的地方,咱们去哪里等他们好了。”“断臂客”道。

“既然知道了地方,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快走啊。”月容催促道。

“你急什么,现在还不是去的时候。”司马长风道。

“啥时候去?”月容问。

“鬼市,鬼市,当然是晚上了。”“断臂客”道,“只有晚上,鬼才会出来。”

******

夜,星疏月淡。陡峭的山脊上,出现三个黑影,如山猿一般,身手敏捷,动作迅速。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个黑影爬到了山顶,进了一个窟Xue。俄而,里面有了光亮,闪烁的灯光照在三人脸上,此三人不是他人,正是司马长风,司马月容和“断臂客”黑虎。

“断臂客”黑虎手拿火把,带头前行,走了三丈远,站住了。

黑虎转身,说:“前面是个悬崖,没有路了。”

司马长风走了过去,凑着火把光,伸头朝悬崖望了望,下面雾气弥漫,根本看不到底。“断臂客”问:“怎么办?”

“四下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出路。”司马长风道。

“断臂客”举起火把,月容突然喊道:“你们看,哪里有个木牌。”

“断臂客”小心过去,拿火把放在木牌上,看清上面有两行字,念道:“纵身甩脱人间事,迎面拥有阴间财。”

司马月容也走过去,念了一遍,问:“这两句话什么意思?”

司马长风想了想道:“这句话似乎暗示咱们进入鬼市的方法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断臂客”把火把交给司马长风,道,“让我先来。”

司马长风拍了拍“断臂客”的肩膀,后退了两步。月容不解地看着“断臂客”。只见他一咬牙,纵身跳下悬崖,月容随即“啊”地一声,花容失色。司马长风扶着月容,伸头朝峭壁看,下面死静,一种不祥感袭向司马长风。

就在司马长风准备回撤时,下面传来“断臂客”的声音。“下来吧,有一丈多深,下面是光滑的平地。”

司马长风长舒了一口气,一手揽着月容,一手拿着火把,跳下悬崖。果然如“断臂客”所说,司马长风很平稳地落地,只是手中的火把在坠落时熄灭了。“断臂客”带头,三人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也不知走了有多远,前面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循着水声,三人穿过一扇石门,看到水面上漂浮这几盏绿灯,忽明忽暗,极其鬼魅。借着惨淡的灯光,司马长风隐约看到水面上漂浮这一艘船。月容也看到了,便大声招呼船家。不多时,那艘船飘飘忽忽地靠了岸,划船的黑布包头,低着脸,看不起是男是女。

“船家,我们要去鬼市。”“断臂客”道。

“上船。”那人依旧低着脸。

三人上了船,小船便离了岸。也不见船家划船,那艘船却直直地朝对岸飘去。司马长风感觉有点蹊跷,便问:“船家,要多少钱?”

“不要钱。”船家道。

“不要钱那你要什么?”月容问。

“要命。”船家抬起头,冲月容一笑,月容大叫一声,转身把头埋进司马长风的怀里。司马长风看到船家那青面獠牙,满脸皱纹的脸也吓了一跳。

“你到底是谁?”“断臂客”冷冷地问。

“我是谁?嘿嘿!你们竟不知道我是谁?呵呵……”船家大笑,其笑声犹如夜鹰悲号,让人不寒而栗。

“我这人最烦别人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司马长风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再不说,我可就出手了。”

“你们是要到哪里去?”船家问。

“鬼市。”月容抓着司马长风的衣袖,小声说道。

“何为‘鬼市’?”船家又问。

“鬼出没的集市?”月容道。

“小丫头,说的对。嘿嘿……”船家阴笑道,“有鬼的对方又是什么地方?”

“鬼门关。”月容道。

“去鬼门关又要经过哪里?”船家继续问。

“奈何桥,孟婆汤。”月容道。

“你是孟婆?”“断臂客”问。

“既然知道了就要喝一碗我的汤。”孟婆端了一个碗,递给月容道,“赶快喝吧,喝了你就忘却一切的烦恼了。”

月容接过碗,看到里面的东西呈姿色,放到鼻子处,闻了闻,一股腐臭味。月容赶快把碗拿开,俯身干呕了几下,险些吐出来。孟婆夺过碗,递到“断臂客”面前,道:“她不喝,你喝了吧。”

“断臂客”接过碗,直直地看着孟婆。突然,他手中的碗碎成了粉末,碗里的东西流进了水里。孟婆摇摇头,叹息道:“不喝孟婆汤,常驻枉死城。”

说话间,船靠了岸,三人上了岸,再回头时,已没了孟婆的踪迹。“断臂客”在前,踏着黑暗,三人摸索着向前移动。不知走了多远,又转过一扇石门,看到前方有灯光闪烁,并隐隐地传来说话声。

“莫非前面就是‘鬼市’了?”“断臂客”问。

“为什么要叫‘鬼市’?难道里面真的有鬼?”月容问。

“不管是人是鬼,咱们来此的目标是不变。”司马长风道。

“如果是鬼或许还好办了,有些人比鬼还要难应付。”“断臂客”道。

三人说着,到了一个店铺前,门口上方挂着灯笼,里面放着绿光。门口有个倒放的棺材,算是柜台了,掌柜的把头埋在棺材上,正打瞌睡。司马长风走向前,道:“掌柜的,叨扰了。”

连喊了三声,那人没有反应。月容恼了,走过去,用手拍着棺木,大声道:“喂!有人买东西。”

还别说,月容的话方法还真好使,那人揉了揉眼睛,抬起头,冲月容咧嘴。月容看到他那满脸的麻子,还有一口龅牙,吓得躲在司马长风身后。

“你们买什么?”麻脸人问。

“三个金佛。”司马长风道。

“金佛没有”麻脸道,“不过铁片到有一个,要不要?”

“铁片?你这里只有铁片?这里是‘鬼市’吗?”月容怀疑问。

“嘿嘿,小丫头,不要胡说,我这铁片和其他的铁片可大不同。”麻脸道。

“有什么不同?”月容问。

“有没有兴趣进来看看?”麻脸说着转身进去。司马长风一把没拉住月容,月容已经进了房间。司马长风只得跟着进去。穿过一个小门,麻脸在靠墙的一口大箱子里摸索了半天,从里面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月容。月容看了看不认识,交给了司马长风。司马长风看到那东西,惊道:“铁卷丹书。”

“铁卷丹书?什么东西?”月容问。

“断臂客”向前,摸了摸那东西,道:“不是假的。”

“当今世上只有一块铁卷丹书,当年本朝太祖皇帝赐给后周柴氏后人。你这块就是那一块吗?”司马长风问。

“阁下好本事,不仅认出这件东西,还能说出他的来历。”麻脸道。

“据江湖传闻,三十年前,江洋大盗‘万里飘空’已经把铁卷丹书盗走了,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莫非,你就是?”“断臂客”说着不说了。

麻脸干笑两声,道:“既然东西是真的,何必管他的来历。物件你们已经看了,要不要?”

“多少钱?”月容问。

“一万两……”麻脸还未说完,月容抢道:“一万两也不算多。”

“嘿嘿!我还没有说完。”麻脸道,“我是说一万两黄金。”

月容听了,伸了伸舌头,司马长风笑道:“一万两黄金其实也不多。不过,我们这种江湖中人,似乎用不到这种东西。”

他把东西递给麻脸,道:“你还是放好吧,等着需要的人来。”

正说着,只听得外面柜台上“砰”地一声,接着一个洪亮的声音道:“老板,送货来了。”

麻脸忙把铁卷丹书放进柜子,疾走出来,问:“老三,怎么回事,今日你可是迟到了一刻钟。”

“NaiNai的,别提了。老子差一点就栽了。”司马长风和月容走了出来,看到和麻脸说话的是一个莽汉,背着一把大刀,坦胸露Ru,一脸横肉。

“怎么回事,出现什么意外了?”麻脸问。

“赵钱孙告诉俺只有三十个人。等俺去了后才发现却又五十人。比计划的多了二十人,等俺把这些人处理干净,也就晚了一刻钟。”莽汉道。

“赵钱孙的消息没有错过,这次怎么了?”麻脸问。

“俺也不知道,等一下俺要和他理论理论。”莽汉道。

麻脸打开棺材上的包袱,里面闪出一道光,顿时把这个铺面都照亮了

天下大义

天下大义

作者:木子传奇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下大义》是木子传奇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冯兄,霍天,书中主要讲述了: 却说司马长风,等到卜世人等人散去,也抱着月容尾随他们而去。行至三四里路,有条清溪,司马长风放下月容,用手掬满了水,撒在月容脸上。

小说详情